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區塊鏈的這一年,終究錯付了

時間: 2019-01-09 10:52:35 來源: 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網友評論 0
  • 一年光景,我們見證了這個行業完完全全的逆生長。應用——公鏈——交易所——挖礦&比特幣,區塊鏈步步“脫實向虛”,尋著它生長出來的路線,回到“母體”。

文 | Mandy王夢蝶

出品 |  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一年光景,我們見證了這個行業完完全全的逆生長。應用——公鏈——交易所——挖礦&比特幣,區塊鏈步步“脫實向虛”,尋著它生長出來的路線,回到“母體”。



上周,剛巧看到羅振宇在跨年演講里慷慨激昂地講“巴菲特說過,沒有一個人可以靠做空自己的祖國成功。”

巧了,前一天才恰好跟朋友談到這個話題,和這句“二手名人名言”。實際上,巴菲特的原話是“Indeed, who was ever benifited during the past 238 years by betting againt American?”(過去的 238 年,有誰通過押注美國經濟衰落而成功?)此句子出現在伯克希爾·哈撒韋 14 年報中,用以總結其在經濟“衰退”時仍一擲千金進行大規模收購的原因。

聯系上下文,不難發現,這話跟盲目的愛國者語境全無關系,而是巴菲特在數據支撐下力證美國經濟仍有發展潛力,和對過往“明智決策”的自夸。但也不用忙著抨擊老羅,這兩年菁英遍野的投資圈一遇行業下行,也愛互贈巴菲特牌雞湯取暖。

由此我想說,商業世界面對“成”,向來贊美之神話之;面對“敗”,則慣于遮掩之粉飾之。而作為商業媒體,在遮羞布上涂鴉的多,肯于直面慘淡的少。

“區塊鏈”是今年商業世界戲最多的一朵奇葩,區塊鏈媒體則是在區塊鏈“群魔亂舞”的初期被批量催生出來的副產品,作為一個區塊鏈媒體創始人,寫這樣標題的文章確實有“瘋起來連自己都罵”、“做空行業”之嫌,但我得說:真的不是。

我和 Odaily星球日報,都尚算年輕,今年,明年,和可見的未來,我們都會堅定地看多行業,堅定地陪行業熬著。但是,不破不立,輟了筆耕半年的我今天再次落筆,就是想在新年之際“公器私用”,給區塊鏈行業送上我的祝福:祝福熊市不要走的太快,祝福牛市不要來得太早。



區塊鏈退化到“母體”的一年

首先我回顧了一下身為媒體,即作為旁觀者觀察,也作為親歷者踐行的這一年。簡述一下牛熊換崗的路上,所發生的一切。

也就一年多前,我們批量接觸了一大片互聯網、創投圈人士深諳其道的“區塊鏈改造型”應用項目,區塊鏈+社交、區塊鏈+直播、區塊鏈+一切,我當時開玩笑說以前收 BP,現在收白皮書,區別主要在于前者橫版居多,后者豎版居多。

然后幾個月之后,一大波公司又接連被扒。同一個創業團隊“畫皮”干兩件事,投資機構幫襯做局,股權公司換個名字做基金會發幣。原來這不過是一波停滯不前的創業公司想借區塊鏈之名解決項目“獲客”,解決項目融資,乃至解決退出。原來“幣改”是偽概念,行業開始吆喝正本清源,回歸底層,公鏈項目備受關注。

于是在萬眾矚目的“區塊鏈 3.0” EOS 主網上線還薛定諤著的時候,我們收到了區塊鏈 4.0、5.0、6.0 的白皮書,開始是 TPS 的想象力大比拼,再是對區塊鏈不可能三角的激烈討論,眾學者技術大牛挑燈激辯擴容方案。

到了年中,數字數字貨幣市場市值折半,大多數被寄予厚望的公鏈市值跌去大半,創始團隊忙著安撫社區。眾人嗟嘆公鏈目標遠大,道阻且長。

于是行業再次回撤一層,大家開始琢磨著薅存量用戶最后一層護身羊毛,一大波類 FCoin 的模式席卷幣圈,后面的故事也無需我多言了。

到了年尾,冰凍三尺還不夠,比特幣跌破 6000 美元支撐位后一再下探,小幣種呼啦啦成片歸零,一批 token fund 投資未捷身先死。

再看看大家如今的關注點,重新回到了比特幣和礦業上。

比特幣歷經十載,沒人敢判斷它會立時消亡。同時礦業也是幣圈唯一的重資產所在,怎么都要苦苦支撐下去。

再看看最近備受關注的新幣種,Mimblewimble 的項目們,故事回到了改善比特幣缺陷,聊聊貨幣,談談支付,盼盼挖礦。

Grin 誕生即備受推崇的原因居然是項目不預先分幣、不接受投資、不做 ICO。調性單純,一副重新布道比特幣的架勢,如同這幾百天瘋狂、龐雜、紛繁的種種,從未發生。

如此這般,一年光景,我們見證了這個行業完完全全的逆生長。應用——公鏈——交易所——挖礦&比特幣,區塊鏈步步“脫實向虛”,尋著它生長出來的路線,回到“母體”。

來路走了十載,歸途只消一年。

“區塊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老生常談在每一個節點被撿起,又放下。偶有 STO 這樣的新紅利初現時,也被久旱盼甘霖的幣圈當做救命稻草,撲上去“揠苗助長”,將其送上“驅離”之路。



熊市是個好東西

過了這樣的一年,熊市也就是情理之中了。昨天跟人行聊起業現狀,我開玩笑說了個熊市四象限,琢磨一下覺得挺有意思。

熊市大浪,淘盡梟雄。浪去瞧瞧沙灘,是一片“主動離場的”和“被動離場的”,“主動留下的”和“被動留下的”。

主動離場的是投機成功跑得快的(比如一些曾經熱鬧如今不敢歸國的大佬)進來淺嘗輒止遇冷止損的(比如一些股權投資機構);被動離場的是項目歸零(比如一波山寨幣的項目)、一夜爆倉的(比如一些加著杠桿在比特幣跌破 xxx 自動做多的)。

主動留下的是信仰牢不可破的(比特幣幾十、幾百入場的早期信仰者,依舊坐看風云巋然不動);被動留下的是資金或是名譽被套牢了的(這個就不解釋了)。

這么對號入座一番,覺得現在的熊市還挺好的,沒人作惡了。要么作不了,要么作不起。

當然,今年“行業不好”這句話并不是區塊鏈的專利。熊市熊一窩,從 A 股到美股,“熊”四處出沒。

前兩天看到FT中文網發的一篇關于 A 股熊市的解讀,將熊市歸為市場的正常調節和結構的合理化。高杠桿、高負債、業績爛的股票閃崩,業績穩定、現金流穩定、財務穩健的企業依舊穩定,是符合投資邏輯的“比價結構”。

于是我們回看 A 股曾經的造富捷徑,民營企業家輕松搞上市,盈利能力不行,靠質押股票到處“買買買”……熊市也就有理有據地來了,是“非理性繁榮”的泡沫破裂。

同理,幣市更是如此,身在其中、人性使然,都不愿相信它的急轉直下,但回頭看看2018,情理之中。投機的錢浪費完了,杠桿消失了,行業淘汰了一批人,留下了另一批人。

說“歸零”,我更愿意相信這是“心態的歸零”,在不理性、不平衡的造富神話終于破滅之后,在我們以各種形式繳了學費之后,重新摸索著開始。

一位幣圈大佬,也是比特幣早期信仰者曾經跟我說過,他相信比特幣有自己的意志。

現在再想想這玄學假說,卻覺得很點意思。這一年在很多從業者貢獻工作量的時候,也有很多人的貢獻是負值,這“歸零”的一年,也不失為是比特幣與區塊鏈在錯付了一批投機者之后,將他們逐出賽場的自我療愈、自我保護吧。而被選擇留下的人,就要承擔起推倒重建的重任。



前路在何處?

行業遇冷,周邊產業自然更冷。

在不少“區塊鏈”裁員、倒閉、關停、轉型的時候,我也經常深夜輾轉,思慮星球日報的明天。最后就分享一下。作為行業一份子,希望為行業發展提供一點思路吧。

信息對交易太重要了,總有人要去努力填平信息差,所以行業的發展總是催生出“商業媒體”。商業媒體依靠行業價值存在,依賴行業紅利壯大。因此所有商業世界的拐點,總會拐著一群人想以新的載體、新的形式,做新的媒體,探尋新的商業模式。

商業媒體雙重的視角和角色也很有趣,既是行業的旁觀者、記錄者,也是行業的親歷者、參與者。站遠了沒有商業模式,站近了變成私相授受。

互聯網興起催化了門戶網站這種例子我就不舉了,說近點的,用我的老東家 36 氪舉例。今天的 36 氪已經是一個養活了很多人的新商業集團,而它從 0 到 1 的過程,則是中國創投行業、一級市場從 0 到 1 的過程。而作為記錄者和參與者,36 氪的價值觀和企業文化也打著創業者的烙印,年輕、新銳、陽光,開始不在乎賺錢養家(不是說現在,老板!)。

而區塊鏈從 0 到 1 的過程呢?在國內,它的第一個拐點在 2013 年,所謂國內“比特幣行業元年”。

這一年,比特幣發布了歷史上最重要的 0.8 版本,算是支持全網大規模交易了,也被美國政府在聽證會上承認合法地位。幣價由十幾美元暴漲到 11 月最高點的一千多美元,人民幣大量涌入比特幣交易市場。開始有人重金研發礦機,火幣、OK 等數字貨幣交易所也于同年誕生。

占有這個時期紅利的區塊鏈媒體今天還在的是巴比特。雖然巴比特 2011 年成立,但從純技術分享到開始有批量 KOL 入駐和活躍是在 2013 年。而巴比特品牌也注入了比特幣早期社區的基因,技術內容導向、社區化、圈子化。同時因為內容只是早期探索者布道區塊鏈的手段,長鋏和吳忌寒怎么都能養活巴比特,所以獨立的商業模式這種玩意對于巴比特自然不太重要。

第二個拐點就是區塊鏈被“污名化”的 2017,可以說是“國內 ICO 元年”,或者勉強稱為“以太坊行業元年”吧。 

這一年,ERC 20 被轉移到了 GitHub 的請求中,發幣門檻大幅降低,老幣圈已經財富自由者扎堆“創業”,或成立 token fund,或挑戰公鏈,一級市場的 vc 和前述“退出無門”的互聯網創業項目又給這把火添了柴,一時間區塊鏈創業項目遍地,幣安借勢崛起。

占有這個紅利期的區塊鏈媒體是金色財經。其崛起的商業模式就很直接了,發 ICO 項目的廣告軟文,批量熱錢輕松入袋。

ICO 的瘋狂無須贅述,我的清晰感受是,很多項目方一次性拿到了股權項目 B、C 輪的錢,一夜暴富讓他們產生了“融資是利潤”的錯覺,投放內容的錢自不會心疼。但項目都是揠苗助長,服務于他們的媒體自然也急功近利。空氣幣泡沫破裂的時候,沒有多少項目依舊有錢分給轉化率難測的媒體,他們的壽命也就被壓縮了。

然后就是,第三個拐點,尚不明朗。

最近幾個月,批量的類金色財經“區塊鏈媒體"大幅裁員甚至關停解散,因為大家都是照搬上述商業模式,沒有核心競爭力,又沒有人家前期積累的雄厚實力和利益鏈條,自然抗不過熊市之寒。

同時又沒有新的技術拐點能帶來行業變革,如果比特幣媒體是巴比特,以太坊媒體是金色財經,EOS 媒體就只能是報道菠菜 DApp 的自媒體。波場媒體、BCash 媒體當然也可以有,但屬于他們的風短期更成不了席卷之勢。行業沒有紅利,媒體分不到一杯羹。

在此并非評述好壞,只是想說真相:大部分區塊鏈媒體也是錯付了,以為媒體是快速掘金通道的人,更是錯付了。

誠然沒有創新商業模式也可以依靠流量接廣告、辦活動,走媒體幾十年的老路,但就咱們行業的目前流量天花板和資金量,試問后面那幾百家 xx 財經如何在熊市接到廣告?Coinbase 辦會尚不復曾經熱鬧,ConsenSys 都在裁員,國內那些輸出不了的內容的空虛盛會,少一點也好。

更重要的“老生常談”則是對于媒體,保持“內容專業”和“賺錢養家”的之間的博弈。媒體都希望講出彭博的故事、福布斯的故事,有跟內容權威專業度本身不相斥的商業模式。而多數貴圈媒體顯然懶得想這么多、想這么遠。無論是直接賣內容當商業模式,還是靠大佬的庇護過日子,對媒體,顯然都不是長久之計。

不止媒體,這個行業有很多一度被熱錢豢養的人都不用琢磨這些,如今在“歸零”之下“辭舊迎新”,是真該好好想想了。

對于我們自己,我要說:Odaily星球日報會以堅守內容的專業中立為底線,探索新的業務方向,在此就不多劇透了。



還有增長千倍的潛力?

馬云今年曾經在活動中公開說過區塊鏈不是泡沫,比特幣是。并且表示區塊鏈是數據隱私和隱私安全的解決方案。

區塊鏈被反復提及的最大“黑點”就是沒有落地應用,但如果真視區塊鏈為“解決方案”,區塊鏈的 2B 應用場景其實早就有了。就說金融,比如供應鏈金融、清結算、跨境轉賬,比如保險……區塊鏈并非沒有應用,只是一沒有大規模商用,二沒有面向大眾的明星級應用。

但正是因為這過度“布道”的一年,區塊鏈被寄予了快速實現“價值和形態”層面理想的厚望,如果它只是服務于現存流程的企服工具,就太不性感了。

而“被死亡”數十次的比特幣是不是泡沫,會不會大漲,如果拉到不確定的時間刻度上,可能怎么說都對。但我得說,在一個相對長的時間里,比特幣毫無疑問是所謂區塊鏈行業存在的基石。

首先是核心信仰者,比特幣社區的人就算面對以太坊也會說一句“Liar, Scamer”(謊言,騙子),如果比特幣信仰崩塌那這個行業也就傾覆了;再者是經濟基礎,區塊鏈增量流量有限,外部資金被撬動的更有限,行業發展的原始資本都來自于比特幣大戶;同時還有上文說的礦業重資產仍有很多人留守(敬請關注星球日報近期礦業系列深度報道),以及大家對比特幣金融產品的種種期望。雖然ETF的核準一延再延,依舊有眾多支持者為其發聲站臺。

基于以上,在比特幣創始區塊誕生 10 周年之際,再探討它是不是泡沫真是沒啥意思,我決定還是誠摯地說句“生快!”同時期盼技術的變革曙光早日照亮行業。

文章最后的段落,我也想給大家送點獨家溫暖。如果大家感興趣我就把另一半 CZ 專訪也寫完!)

10 月我獨家采訪了幣安創始人 CZ 趙長鵬,精華滿滿。但因為當時意外住院,出院之后行業早已今非昔比,我擔心自己的提問過氣,文章就沒成稿。再次向幣安的小伙伴和 CZ 致歉。不過這兩天我又去聽了聽 CZ 當時的話,他對行業的信心聽起來實在是雪中送炭,并且絕不過氣。于是我摘選了幾段,與大家分享:

Mandy:您的 twitter 感覺一直是行業強心針般的存在,您之前發推說數字貨幣市場還會增長 1000 倍。您的信心就這么堅定嗎,從來沒有覺得“行業不行了”的時刻?

CZ我百分之百相信這個行業。因為并不是我說服自己相信,而是只要你真的理解了,你就知道從各個角度來看,這個行業都才剛剛開始。

因為技術不會消失,并且會逐步發展。

2000 年之后,有大批充滿泡沫的互聯網公司倒掉,但你知道那不是“互聯網不行了”,互聯網技術依舊存在,后繼的公司會更好地發展。

到了今天你一定不會擔心互聯網倒掉,就算巨頭倒掉,蘋果倒掉,互聯網也不會消亡,這個行業也會存在。

區塊鏈也是,它有很多其他技術沒有的好處,這些好處的本質是這個行業存在的核心。

行業發展中的回調,價格的波動,從長期來看都再正常不過。所以我很清楚,區塊鏈行業不僅不會不見,反而會高速發展。

如果互聯網行業曾經以每年 x2 的速度進步,區塊鏈應該說在以每年 x5 的倍速發展。再看比特幣,大概是每年 x7,所以我對這個行業不擔心。

我說的千倍,不是說某個幣再漲一千倍,事實是某些幣很有可能歸零,我是說行業有增長千倍的潛力。我們要做的是保持競爭力,在水漲時跟隨漲上去。

Mandy:明白,互聯網也經歷了從有到無,深入滲透各個行業改變作業方式的過程。但區塊鏈 2C 應用跟用戶產生聯系還是挺遙遠的吧。

CZ:的確是。但是我舉個小小的例子,你看互聯網視頻通話,到最近幾年才穩定一點,說實話還是不夠穩定,但這個概念都多長時間了?1999 年的時候,我們都在探討互聯網能干嘛。談到應用,電商淘寶 2003 年才起步,也用了很多年成熟。當時就打開網頁看個新聞,網速也很慢,還緩沖半天。如果以十年計,互聯網的十年發展也很有限,到今天三十年了,互聯網用得還可以,但依然有很大探索前景吧。

區塊鏈技術第一是顛覆性強,第二是復雜程度高、變化多,從有很多中間商到去中間化了,要設計那么多加密節點,性能現在還不夠完善,進步空間還很大。也正式因為它還沒發展起來,才有很多的機會,這是我的看法。而且我覺得這都是顯而易見的,我一直不理解別人怎么看不出來。

Mandy明白,我覺得大家都很難去否定區塊鏈的長期價值,但是在短期內可能價值未必跟市值會正相關的,您之前也說熊市隨時都會過去,市場隨時會恢復,您為什么這么篤定這么樂觀?因為很多人現在信心喪失,倍感迷茫。

CZ:你對區塊鏈的認識非常準確,我進入這個行業比較久了,看這種波動已經很多次了。我最早買比特幣大概 2 美金,突然一波很火,一小部分人產生了興趣,使它飚升至 35 塊錢。

然后漲得太快了,肯定是操作過頭,就回調到了 6 塊錢。暴跌了大家當然緊張,但你再想想,幾個月前才 2 塊啊。

之后又穩定一段時間,在 6 塊上下波動,半年后又沖到 90 塊了,又有很多人跟進入場,市場就再次回調到 70 塊。

在 70 塊待了一段時間后,2013 年底一口氣沖到 1000 多塊。后來 2014 到 2015,再次跌回 200 多,又是 2 年多過去,然后 2016 到 2017 大幅上漲,一度到了 2 萬多美金,現在再次跌回來。

但你看那個單位,跌回 6 塊撐了半年,跌回 70 撐了半年,跌回 200 撐了 2 年。

你不可能永遠都去跟最高點對比,市場永遠是先沖上去,然后理性回調,在一段時間找到支撐點。

上次別人問我怎么看熊市,我隨口回復后被傳播的有些變調,我不是在預測市場價格,我只是想說從歷史上看,這種回調非常正常。必須要從長期去看,明天后天說不準,五年、十年之后會漲多少倍,大家自己做判斷吧,我信心十足。

所以我會一直堅定地在這個行業里。因為我覺得現在在地球上,我找不到一個發展會比區塊鏈更快的行業。

-------------- CZ 說得有道理分割線 ----------------

最后,我代表 Odaily星球日報團隊和同我們一樣砥礪前行的行業伙伴們許個新年愿望:希望接下來,區塊鏈找到對的人,你我剛好,身在其中。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作者:Mandy王夢蝶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