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朱民:抗疫引發中國新一輪數字化高潮

時間: 2020-02-25 09:59:44 來源:   網友評論 0
  •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IMF原全球副總裁朱民2月22日在五道口在線大講堂做了主題為“戰勝疫情,改革開放和科技創新,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的演講。他表示,疫情對2020年中國經濟和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的發展都是一場嚴峻考驗,要充分發揮疫情激發的反彈力、活力、戰斗力和凝聚力,推動2020經濟反彈,抗疫引發了中國新一輪數字化高潮。
作者:朱民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

來源:新浪財經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IMF原全球副總裁朱民2月22日在五道口在線大講堂做了主題為“戰勝疫情,改革開放和科技創新,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的演講。他表示,疫情對2020年中國經濟和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的發展都是一場嚴峻考驗,要充分發揮疫情激發的反彈力、活力、戰斗力和凝聚力,推動2020經濟反彈,抗疫引發了中國新一輪數字化高潮。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遠超“非典”


朱民首先分析了中國經濟的宏觀大背景。他表示,2019年中國人均GDP達到了1萬美金,從1萬美金走向1.5萬美金,開始進入高收入階段,2020年是第一年,高起點的進入高收入階段特別重要。


“要深刻理解疫情的經濟影響”,他認為,疫情對經濟影響還是很大的,要完成今年的經濟社會發展任務,需要強勁反彈,需要十倍的努力。


朱民分析了2020年1-2月和2019年的總需求和總消費數據。他認為,2020年第一季度肯定是負增長,估計會連累GDP的3-4個百分點,“這個影響還是很大的,疫情造成總需求弱了。”


他還表示,出口也是2020年一個特別嚴峻的挑戰。“今年的任務是非常艱巨的。拉動總需求,拉動消費、投資、出口,都不容忽視。”


總供給方面,他認為,這次新冠疫情影響區域大幅超過“非典”,整個供給面大規模受到影響。停工大約20-30天,經過調研發現,復工難的原因從供給來說,主要還是物流,物流、人流、交通流不通,占60.7%。“現在看來,整個產業鏈、物流、交通的損傷還是很大,要恢復也是很艱巨的任務。


朱民表示,目前整個宏觀環境和“非典”時期比也有很大變化。非典時期,全球是經濟上升階段,中國也增長很強勁,“非典”結束后經濟繼續上行。“現在全球增長從3.5%降低到2.9%,今年最新估計大概是3%-3.3%左右。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水平會更低。中國的增速今年爭取在5.5%-6%之間這個速度。”


貿易增速方面,“非典”時期全世界貿易是處于很強勁的上升階段,中國加入WTO后,貿易增長也很快。“去年世界貿易增長從3.6%降到1.1%,今年可能略有上升,大概2%左右。中國的貿易,出口從9.6%降低到3.4%,今年可能還會進一步下調。”


他表示,2003年“非典”后,中國整個投資一直上升,反彈非常強勁。2003年工業增長有季度下調,之后就是直線上升。貿易,有第一季度下跌,以后就反彈,維持上升。貿易反彈也是非常強勁。年度房地產有很大下降,但以后就開始反彈,很強勁。整體上,2003年房地產銷售比2002年上升31.9%。


“消費方面,2003年有下跌,從全年看,2003年的消費增長低于2002年”。朱民認為,消費可以反彈,但很難全面補回來。“2個月沒出去吃飯,不可能后面完全補回來。所以2003年的消費增長低于2002,但是2004年保持了強勁增長。”


“總的來說,2003年經濟有強勁反彈,消費比較困難,靠投資、房地產、貿易拉動,使經濟繼續增長。”他表示,從結構上看,反彈和恢復不是很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在消費角度,需要很大力度來推動,但反彈是客觀存在的。但現在整個經濟周期、外部環境和2003年“非典”時期完全不一樣。“2003年是全球性的上升周期,中國也是上升周期,所以有非常迅速的經濟反彈。今天這個環境,也會變得相對困難。”


“好在投資和工業是穩住的。2019年政府做了大量工作,減稅、鼓勵投資、宏觀政策、貨幣政策支持等,工業增速2018年也穩住了,還在上升,還是有個很好的基點可以繼續反彈”,他說。


科技參與抗疫前所未有


朱民認為,和之前疫情不同的是,科技,包括網絡、云、AI、5G等在本次疫情戰斗中起了積極作用。


他說:“本次疫情發生時,中國已經是網絡大國,全社會數字化已經有一定的基礎。數字化技術支撐了疫情信息傳遞、防控,基于強大的網絡和各種科技手段的加持,互聯網和數據智能技術助力科研檢測、信息服務、疫情防控、物資供應、甚至捐贈等,極大提升了本次疫情防控的效率。同時,疫情期間的社會經濟運行,如生活服務、在線醫療和辦公學習等,也因為數字經濟出現了新的生態。”


“線上教育、娛樂、醫療、娛樂、辦公,都得到了跳躍式發展,這是很大和很新的變化。”朱民認為,從觀察到的情況看,“疫情后的恢復,會走上很大規模的新的數字化和智能化的過程,這個對整個經濟的推動和影響,以及對長期的影響也是非常重要的。”


他認為,科技創新既是抗疫的有力工具,也在成為反彈的新經濟增長點。“如果疫情期間可以線上做,為什么不能成為常態?如果成為常態,以后中國的數字經濟會上一個大臺階。”

抗疫引發了中國新一輪數字化高潮


“2020年的抗疫會引發中國新一輪數字化的高潮。”朱民在直播中分享,前段時間去了美的做調研,空調生產線全是機器人。另外醫療,無論是2B還是2C、智能教育都有很廣的應用場景,以數字化方式提升效能。


朱民提出,要改革開放+數字化智能化,兩條腿走路,迎接新經濟的未來。“2020年完全可以看作是5G基礎設施的發力階段,大規模的5G投資,可以把五年周期做成三年的周期。既有宏觀推動作用,又有基礎設施推動作用。”

他認為,加快5G基礎設施,2020年會變成很重要方面。物聯網變成下一步最主要的產業性基礎性設施。AI+5G,會改變各行各業。機器人發展潛力極其巨大。


“抗疫引發了中國新一輪數字化高潮”,他認為,未來會出現數字化社區,因為社區是社會治理的基礎。“現在通過線上登記、每日健康跟蹤,整個數字化治理的框架正在形成。”


對于小微企業,朱民建議,要迅速抓住疫情結束后的反彈,走線上走數字化道路,也利用這個機會反思內部管理提高效率。


1、國家數字治理


以數字化提升治理效能,是我國治理現代化的重大命題。社會治理已經成為我國治理現代化體系的重要部分,新一代數字技術則是提升國家智能能力現代化水平的利器。數字政府,在疫情防治和應急管理視角下總結提煉數字政府。


2、地方數字治理


地方政府治理和數字化的最佳實踐,將得到進一步的推廣。在應對疫情過程中,各地各級政府在反應速度、行動力度、方式方法上各有差異。后續隨著疫情防控的發展,給地應對疫情的治理模式以及對數字化的理解和應用模式的差異,必將影響到后續對整個國家數字治理體系的建設。

3、城市數字治理


城市精細化治理。本次疫情也是對城市精細化治理的評測,讓城市宏觀決策和街道、社區微觀精細化治理成為城市管理者的剛需。城市大腦沉淀的諸多產品將有更多機會。


4、社區數字治理


數字社區是社會治理的基礎。本輪疫情應對中,通過線上信息登記、每日健康追蹤打卡、社區疫情線索及時舉報等,支付寶小程序、釘釘物業管理端等開展了初步的嘗試,后續數字社區建設有望在社會治理的框架下得到進一步加速。


朱民認為,2003年SARS讓眾多消費者了解和接受了網購。本次疫情,則可能讓更多社會成員接受和習慣在線學習、在線辦公、在線問診和遠程會診等。具體體現在:


1、從物資應急供應到數字化物流供應。


2、生活服務。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本地生活服務填補了城市生活服務“真空”。提高“吃飯難”、“購物難”的效率和體驗。


3、在線醫療。在線診斷難和O2O送藥能夠快速滿足公眾需求,減少交叉感染的風險。

4、在線辦公學習、互聯網遠程辦公技術解決全國在家辦公和學習的協同需求。支持2億人在家辦公。即時通訊、文檔協作、任務管理、設計管理成為支持遠程辦公四大類剛需軟件。


5、在線教育“在線課堂”功能免費開放給全國大中小學使用,并覆蓋廣大農村地區的學校,存儲空間容量不限。


6、在線銷售:從車到房。


7、企業在線數字化和居民在線數字化消費的高潮正在到來。

復工最需要盡快恢復物流


“當前復工需要政府支持的是什么?”朱民做了上萬企業調研,他認為,“盡快恢復物流還是最主要的,貸款和金融服務是第二位,還要給企業靈活性,不要強制推遲或者提前復工時間,讓企業根據自己實際情況復工。”


“還有減免稅費,特別是所得稅收入稅,至少是今年上半年,以及更加靈活的用工政策,有的地方人回不來,有的地方人多,阿里借用員工就是個很有意思的創舉。減免社保也很重要。”他表示,從現在看,推動反彈,需要一系列的總需求和總供給的政策,而且是結構化的細致的政策,就會變得特別重要。


他總結了政府出臺的一系列政策。比如,人民銀行對流動性、貸款利率水平、專項貸款安排等都有一系列積極政策,增加了3萬億的流動性。“支持反彈,金融已經走在很前面了。”


銀保監會對于企業內部資金轉移、不良貸款、保險等問題都做了政策調整,財政部也從定向財政補貼、減稅降費、提前下達地方債務額度拉動經濟增長,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對重點企業予以貼息等方面出臺支持措施。發改委從整個物資供應、企業擴大再生產需要、電力保障、審批程序的減少和加快,疫情期間企業融資需求支持,員工錯峰有序返程等出臺了一系列政策。還有交通部門的運輸、工信部對中小企業的支持,商務部對商業庫存等,海關總署對外貿企業復產支持等都有一系列文件。


朱民認為,政策力度是很大的,但政策落地需要過程,需要全面打通。“從企業來看,還是要盡快恢復物流,減稅降費、給企業靈活性和自主性。


他說:“需要爭分奪秒,疫情和復工兩手抓,結構性政策支持,中央和地方+政府和市場,10倍努力推動經濟反彈。地方也要創造自己的政策。給企業空間、利益,讓企業和市場同時發力。我們要十倍努力來推動經濟反彈。現在需要把反彈做成強勁反彈,才能完成2020年任務,為進入高收入階段打下好的起點。”


要迅速啟動復工


關于實現2020經濟和社會增長目標的政策和抓手,朱民認為,要迅速啟動復工,實際落實支持政策。“需要全面復工,一個地方復工很難。這次疫情影響面大導致產業鏈的恢復非常困難,從重點產業開始,抓產業鏈恢復非常重要。


他表示,今年貿易是個艱難年,要全力推動貿易恢復和出口。還應全力拉動和鼓勵疫后消費。“拉動消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消費對GDP增長貢獻超過了60%。需要創造一個消費的高潮,這個很重要。有高質量產品滿足消費需求,這個是很重要的方面。


政府可以加大和提前采購,拉動總需求,作為復工后第一筆需求。”“還應該以抗疫中科技創新經驗為基礎,進一步推進中國經濟數字化,政府推進數字化建設的基礎設施。”


朱民表示,要把現在的疫情放到更為宏大的敘事之中,就是中國經濟走向高收入階段,這是一個更為重要的發展的歷史階段。


要提高非市場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


朱民還分析了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規律,“都是農業比重在直線下降,工業是先上升后下降,制造業也是,整體不斷上升的只有服務業,所以發展服務業就變得特別重要。”


“中國服務業不斷發展,今天占整個GDP的50%。但是再進一步看,我們發現很有趣。服務業占比上升,工業占比下降的時候,工業的勞動生產率上升了,超過了服務業,是服務業勞動生產率的130%,也就是高于服務業30%,這是很大的挑戰。”他認為,中國服務業不斷擴張,如果勞動生產率不提高,服務業每上升1個點,會丟掉0.3個點的生產率。“剩下的就是怎么提高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這個非常關鍵。”


他把服務業分為市場化的和非市場化的,指出尤其是非市場服務業效率不高。“問題進一步演變成怎么提高非市場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


“服務業只要有競爭,還是有勞動生產率的”,朱民指出,金融業勞動生產率不低,商業也很高,但教育和醫療的勞動生產率是低的。“我們怎么進一步改革開放,提高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特別是非市場化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 股票行情怎么看好坏 场外配资的监管 牛操盘 北京快三一定牛 台球比赛2017视 宜昌血流app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 大智慧手机炒股可靠吗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 15选5浙走势图 上海申穆期货配资 深圳风采最高奖金多少 成都理财平台 江苏省快3开奖结果 如何炒股票新手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