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資管新規后時代金交所怪象:低標準融資類業務照做不誤

時間: 2019-06-21 10:46:31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網友評論 0
  • 資管新規落地一年后,金交所的亂象仍然沒有得到杜絕。

資管新規落地一年后,金交所的亂象仍然沒有得到杜絕。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繼去年底監管層通過整頓地方交易所相關意見,對金交所提出投資者適當性標準不得低于資管新規后,一些金交所在上一輪整改過程中對新晉的投資者門檻進行了調整,例如債權類項目大多調整至30萬元起。

但在合格投資者認定、產品形態等方面,不少金交所繞開一行三會的規則體系,自設非公開定向債權融資工具、債權投資計劃、定向融資工具等產品,存在合規爭議。

但也有接近金交所人士坦言,由于當前銀行風險偏好下降,互金平臺事故不斷,金交所成為一些地方實體企業僅有的融資通道,因此一些擦邊球操作也是當前信用環境下的無奈之舉。

但有接近監管層的機構人士指出,金交所的相關產品具有類信托性質,產品持有者具有一定的涉眾屬性,一旦發生風險將對地方金融信譽帶來不穩定因素。

亂象依舊

金交所仍然在對外發行融資類產品。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發現,日前西南地區某省級金交所仍在向注冊會員推介旗下的融資類產品——“非公開定向債務投資工具”(下稱“投資工具”)。

在記者獲得的一份產品說明書上,在金交所掛牌的重慶某實業公司是該產品的融資方,期限為一年,總發行規模為5500萬元。

據說明書顯示,該產品風險內部評級為穩健型,資金用途為收購債權,而還款來源則包括掛牌人綜合收入和收購債券項下的抵押物處置變現收入。

與此前10萬元起的門檻不同,上述“投資工具”的投資門檻達到了30萬元,并以1萬元進行遞增。

據業內人士透露,金交所做出這一安排與監管層對金交所提出“投資者適當性管理標準不得低于資管新規”(《關于進一步明確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指導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的要求有關。根據資管新規,合格投資者投資于單只固定收益類資產管理計劃的金額不低于30萬元。

除發行活動外,金交所對于融資類產品的轉讓也在悄然進行。記者發現,華東一家省級金交所面向會員轉讓某省內國企的應收賬款收益權產品,預期年化收益率為6.44%,金額僅為20余萬元。

記者同時發現,多數金交所的展業方式是通過旗下APP和微信客服組合進行運營,不過也有部分金交所在監管整頓后關閉了旗下APP。

在業內人士看來,即便在投資門檻上進行對標資管新規,金交所的上述業務也仍然面臨較大的合規隱患。

事實上,對于金交所的融資類業務,監管層已有明確定調。

去年底,證監會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級聯席會議辦公室形成了《關于妥善處置地方交易場所遺留問題和風險的意見》(下稱《意見》),指出金交所“不得從事中央金融監管部門監管的金融業務,涉及一行兩會業務許可事項的,需要取得相應的業務牌照”。

無論金交所包裝稱哪種名稱的工具,按照實質大于形式原則,這些業務一般都是持牌機構才能從事的。”西南一家券商合規人士表示,“但金交所相當于繞開了一行三會的監管序列,自行架構產品,就算投資門檻符合資管新規要求,但業務形態也仍然存在合規障礙。”

根據《意見》規定,金交所不得直接或間接向社會公眾進行融資或銷售金融產品;上述金交所自設非公開定向債權融資工具、債權投資計劃顯然與該項規則相違背。

治理尷尬

即便是不少金交所跟進整改的投資者適當性環節,不少金交所也未完全按照監管要求執行。

據資管新規和《意見》要求,合格投資者的準入門檻為“家庭金融凈資產不低于300萬元,家庭金融資產不低于500萬元,或者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40萬元”,同時開戶環節需要“對投資者進行實名校驗、風險識別能力和風險承擔能力測試”。

以華東一家金交所為例,記者發現在其APP平臺注冊環節,僅在一處“合格投資者承諾書”的選項上進行打鉤即可通過其合格投資者審核,更有投資者被動收到部分金交所工作人員的產品推介信息。

“資管新規和數輪金交所整頓后,不少金交所內部進行了一些整改,但本身融資類業務就存在很大的爭議性,如何整改可能都很難完全滿足監管要求,所以這些業務也成了尾大不掉的怪胎。”一位接近西南某金交所人士坦言。

“目前一些地方上的企業很難獲得融資,互金平臺不斷出現風險,銀行又十分惜貸,有時甚至還會抽貸,面對某些企業,如果金交所不發這個產品,企業可能會挺不過去,所以有時候繼續做融資類業務也是不得已的選擇。”該人士坦言,“對一些金交所來說,融資類產品已經成為他們的業務慣性,如果不讓他們做這個,金交所的定位就會變得有些尷尬。

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金交所作為監管盲點,放任其開展融資類業務容易給局部金融環境帶來不穩定因素。

“金交所的投資者以公眾為主,而且具有小額、分散的特點,一旦發生風險,將會帶來較大的外部性。”一位接近監管層的國有大行人士表示,“金交所又不同于一般的互金平臺,具有一定的類官方機構色彩,風險的發生也可能對當地金融體系的公信力帶來傷害。”

在其看來,金交所亂象的難以治理背后,仍然有著監管體制難以有效覆蓋的癥結。

“金交所雖然經過數次整頓已經提出了治理方案,但在監管執行上缺乏有效的力量。”上述國有大行人士坦言,“當然有地方利益的因素隱藏其中,部際聯席整頓辦更像是一個協調組織,沒有成體系的監管規則,很難對有地方金融辦、財政、國資背景的地方金交所實施有效制衡。”

(責任編輯:DF407)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 (責任編輯:192770115)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