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未雨綢繆應對外匯業務變局

時間: 2020-02-29 13:55:33 來源:   網友評論 0
  • 突發的新冠肺炎情對許多行業產生了負面影響。對此,銀行應積極引導受困企業運用多種渠道,減輕由此給外匯業務帶來的沖擊。

作者 | 陳國松  興業銀行廣州分行

來源 |《中國外匯》2020年第5期


要點


突發的新冠肺炎情對許多行業產生了負面影響。對此,銀行應積極引導受困企業運用多種渠道,減輕由此給外匯業務帶來的沖擊。


在目前國內上下游產業高度分工,國際產業鏈深度融合的背景下,突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許多行業均產生了負面影響。對于跨境外匯業務而言,不僅要面對國內經營困難,而且還面臨著國際環境的挑戰。借助境內銀行的幫助,一些跨境企業成功化解了由于突發疫情所遇到的經營壓力,這些經驗值得借鑒。


經營困境 


盡管全面評估新冠肺炎對世界經濟造成的后果還為時過早,但此次疫情已使得國內包括跨國公司在內的不少企業,受到嚴重沖擊。其中跨境企業中的中小微企業由于抗風險能力較弱,受損程度更大,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應對危機的資金準備不充分,導致當期現金流承受了較大的壓力。受停工或延期復工的影響,許多企業一方面面臨著客戶和訂單的流失,另一方面還要維持工資、租金、利息成本等剛性開支,加上沒有替代的融資方案,致使企業收入銳減,造成被動式信貸違約,經營狀況惡化。


二是進出口貿易型企業面臨違約索賠風險。由于在國際貿易融資、收付匯方面經驗不足,對國際貿易規則和條款不熟悉,在業務開展時未能預留對市場風險變化的應對措施,很多外貿企業因受國內突發疫情導致銀行延期復工的影響,無法如期對外交割產品或資金,面臨違約風險;另有部分出口型企業則因疫情而出口受阻,導致存貨激增。


三是突發疫情造成匯率、利率的波動,導致部分企業的成本和收入需要重估。如一些進口型企業或進口方向為外幣融資的企業,由于人民幣貶值導致采購成本或購匯成本上升,直接吞噬了業務利潤;部分出口型企業,也因以人民幣計價的上游端國際原材料價格由于人民幣匯率下跌而被動造成采購成本上漲,進而削弱了產品競爭力。


應對之道


匯率方面,受疫情沖擊,人民幣匯率壓力陡增。開年后,國內外匯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連續三個交易日下跌,分別調降373個基點、530個基點和44個基點,致使離、在岸人民幣匯率雙雙再次跌破7.0關口,導致進出口企業匯率風險大幅上升。金融市場方面,人民銀行分別于2月3日和2月4日以公開市場操作累計投放流動性1.7萬億元,充分顯示了央行穩定市場預期的決心。這有利于進一步緩解市場流動性緊張的局面,引導利率進一步下行,緩解實體經濟的經營困局。以下幾個相關案例,或可帶給我們更多的啟示。


案例一:線上化工具解決進口付匯


M公司為一家從事氯堿化工的跨境進出口企業,主要生產消毒水、消毒洗手液等物資,是防疫物資重點生產企業。突如其來的疫情,急需企業大量進口海外原材料以滿足滿負荷生產的要求。M公司生產所需的主要原材料是電石、氯乙烯單體等,主要是由一家日本企業供應,雙方以信用證作為結算方式。按照以往的慣例,開出的信用證到期付款日最早也要在三個月以后,且供貨方要求款到才能發貨。鑒于疫情防控工作不容一絲延緩,M公司緊急聯系了國內結算銀行,希望能盡快向境外付款,以使原材料能盡快入境。


上述問題通過企業與經辦銀行協商修改信用證就可以解決,因此并沒有太大的困難。主要問題是,其時正值國內春節假期,又疊加疫情使國內很多行業延期復工,經辦銀行無法在短期內調動各崗位員工同時回行辦理,而企業財務人員也無法到位,如果等到全部復工后再辦理業務,就會錯失最佳貨物進口時機。好在企業開通了銀行在線網銀單證系統、單一結算平臺等線上化結算工具,在銀行的指導下,企業線上無紙化辦理了提交業務指令,及時解決了業務資料往返傳遞困難的問題。最終,結算銀行在只有少數相關單證系統及信貸系統人員參與處理系統流程的情況下,以最小的成本解決了企業的燃眉之急;同時,還通過在線融資系統為企業提供了部分融資。線上化結算工具的使用,極大增強了企業面對疫情的應對能力。


案例二:解決跨境貨物交付問題


H公司為保稅區的一家德資制造業企業,是全球唯一一家能夠提供適應各種地質條件、各種口徑的全系列尖端隧道掘進設備供應商。


2019年,H公司與境外客戶簽訂了5臺價值2.8億元的隧道挖掘機銷售合同,雙方約定于2020年2月5日從國內南沙港碼頭裝船出口。但因應疫情影響,國內運輸公司和港口碼頭的復工日期均調整為2月10日,所有裝船出口手續都會相應延遲,致使H公司面臨著每天高達12000美元的船舶滯港費,還要承擔延遲交貨產生的巨額罰金。H公司表示,其自身所屬的制造業行業本來現金流就很緊張,如果疫情不能在短期內好轉,公司經營將可能持續惡化。


鑒此,境內結算銀行根據國際貿易爭端處理經驗,協助H公司通過援引不可抗力條款盡可能免除其違約責任。在銀行的業務指導下,H公司向市貿促會緊急求助,并通過中國貿促會商事認證線上平臺當日提交了佐證材料——新冠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實性證明書;同時H公司也積極爭取到了國外客戶的諒解。這些舉措幫企業盡可能挽回了疫情損失。


案例三:跨境融資渠道的運用


J公司為一家大型外商投資餐飲連鎖企業。受國內疫情影響,春節期間J公司為應對疫情被迫暫停營業,大量客戶退訂了年夜飯,企業錯失春節聚餐的消費高峰,營收降至冰點。雪上加霜的是,企業在春節期間買入的大批備用存貨因無法營業而變質,再加上還要承擔員工工資、店面租金,致使企業營運資金非常緊張,經營陷入困境。春節期間,國內銀行都未營業,企業也無法從銀行獲得資金解決現金流困難。


餐飲業是一個高度依賴現金流的行業,企業不銷售就沒有收入且有大量固定成本支出。幸運的是企業母公司2019年在香港上市,母公司在境外具有一定的融資實力,且賬上留存有一定數量的募集資金,企業可通過外商對境內公司增資、跨境資金池和向境外母公司借外債等形式,調入境外資金。最終,J公司根據境內銀行設計的方案,通過跨境資金池協調境內結算銀行提前進行了賬務處理,使企業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了境外母公司的資金支持,擺脫了境內流動性困境。


案例四:匯率風險管理


S公司是一家從事冷凍食品的跨境進口企業。為把握春節銷售旺季的機遇,企業趕在春節前向境外巴西供應商預訂了大量冷凍肉類貨物。雙方約定,貨物到港后S公司以到港當天匯率向境外供應商購匯付款。春節前,國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概在6.8—6.9左右,S公司認為該批貨物為國內緊俏物資,銷售回款極快,同時短時間內匯率波動不大,按照6.85的匯率進口,這批貨物利潤率超過了10%。然而,國內突如其來的疫情導致人民幣匯率波動加大,使得S公司的采購成本增加,加上國內消費市場需求驟降,S公司面臨需求端和成本端的雙重壓力。經過測算,如果按照當前匯率購匯,采購成本將顯著上升,更何況國內需求低迷,就算貨物入境也很難實現好的銷售。鑒此,S公司最終接受了銀行根據國際貿易業務處理經驗提出的建議,選擇了將貨物在境外轉手賣出。雖然這一建議幫助企業挽回了業務損失,但這次突發事件仍對企業當期經營產生了較大影響。在銀行的建議指導下,企業開始重新審視匯率風險管理的必要性。


業務展望


這次疫情暴露了很多跨境企業在應對危機時措施不足的問題。境內銀行可以充分發揮自身在國際業務中的經驗優勢,幫助跨境企業做到未雨綢繆。企業只有在順境時做好流動性管理,才能在逆境中應對危機,化危為機。


一是境內銀行應積極引導跨境企業加強線上化結算工具的使用。此次疫情期間,國內銀行營業時間延期,打破了很多跨境企業原來的國際結算安排。特別是國際貿易進口融資方向,國際信用證和進口押匯、海外代付等融資品種,都約定有明確的融資到期日,未能到期付款將直接觸發跨境企業的信用危機和經濟索賠損失。目前,國內結算銀行依托金融科技支持,多數已推出了多渠道、全方位的線上結算產品,企業跨境結算,特別是貨物貿易項下的結算及融資,已完全可以實現線上無紙化操作,企業足不出戶便可自助、安全、便捷、高效地完成各類銀行業務。這次疫情使線上化結算工具的優勢凸顯,也使很多企業認識到,作為結算的發展趨勢,線上化結算工具也是一種應對突發危機的有效的補救措施。銀行應督促部分接受程度較低的企業提高對線上化結算工具重要性的重視。


二是銀行應引導跨境企業加強對貿易條款等國際規則的學習,積累危機處理經驗。如本文“案例二”的做法,就是一種有效應對風險的補救措施。借助銀行指導,跨境企業在遇到此類突發事件時,可以積極向國際貿易管理部門尋求開立此類不可抗力證明文件,通過政府部門的力量來緩解外部沖擊。然而,國際貿易中跨境企業雖可在不可抗力規則下對突發事件免責,但不可抗力條款的內容主要是規定不可抗力事故的含義、范圍、以及不可抗力事故所引起的后果,而且對不可抗力也并無確切和統一的解釋。這很容易導致當事人之間發生糾紛這次疫情也警示企業,應在貨物買賣合同中細化不可抗力條款的內容,其至少應包括:不可抗力事故的范圍、事故發生后的履約期限、出具證明文件的機構等等。雖然政府行為并不必然成為不可抗力事件,但當事人可以在合同中將政府行為約定為可以解約的條件,賦予政府行為導致合同解除的法律效力。銀行應積極將不可抗力條款等國際免責規則的運用,向跨境企業傳導和灌輸。 


三是銀行應引導跨境企業搭建多融資渠道,增加境外融資渠道的儲備。這次疫情無疑是對企業現金流的一次壓力測試,連一些平時現金流較好的行業以及一些從來不融資的企業也都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其中,首當其沖的是餐飲、旅游、電影、交運等面向消費者的行業:受需求端突然萎縮的影響,這些企業現金流迅速出現危機,而這個時候再去銀行融資已非常困難。因此,銀行可以積極引導跨境企業在經營狀況較好的時候,儲備足夠的銀行信貸支持,以備不時之需;同時,還可以引導跨境企業做好境內外聯動,加強境外融資渠道的構建,在國內遭遇突發事件時,通過海外融資渠道提供有效補充,以保證境外分支機構的融資能力。除此之外,銀行還可以引導跨境企業加強外商直接投資、跨境資金池、外債等結算工具的嘗試和運用,這是解決境外資金入境的有效合規途徑。


四是銀行應引導跨境企業加強匯率風險的管理。匯率風險是市場風險中的重要部分,跨境企業不能抱有僥幸心理,盲目基于對匯率走勢的判斷,忽視短期匯率風險。這次疫情突發事件警示企業,經營風險時刻在身邊。銀行則應預先對市場進行研判,構建匯率風險對沖機制,綜合運用外幣負債對沖、外匯避險產品,制定組合匯率避險方案,切實幫助企業解決經營困難。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 上海麻将规则图解 血战到底麻将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武汉麻将技巧 捉鸡麻将单机版下载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 *官网 现在哪里理财最好 重庆福彩快乐10分和值走势图 nba东西部球队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 免费单机版武汉麻将 长沙麻将258规则 贝赢配资